黄昏操逼去在线观看_操逼人人碰在线视频_哥哥操 狠狠干 日日操_操老女人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bsmai.com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第四章 临时盟友

时间:2018-09-20 心灯居士真是一个废物,连追个人都可以追到让敌人再次杀回来,这样子的办事效率,难怪会死师父、没老婆,连应该到手的掌门之位都被心禅贼秃夺走。   不过,听羽虹的说法,心灯居士似乎在与黑龙会的战斗中伤得不轻,那些重创始终未癒,这样的他或许根本没能耐与高手作战,可千万别是因为这样,他已经在战斗中被白起给干掉了。   这个伊斯塔的煞星真是恐怖,也不去找势均力敌的高手来盯,像是方青书或是什么天龙的,要不然直接去干掉心禅,为民除害,那也很好啊,偏偏要追在我屁股后面,追得我气都快没了。   (妈的,刚刚侥倖逃过一劫,现在又被追上来,这次我的脑袋和脑浆都保不住了,唉……)   几次惨败的记忆犹新,我知道对方是不逊于五大最强者的绝顶高手,不敢妄动,只好偷偷握住藏在怀里的破魔枪,祈祷这一柄新到手的神器能够发挥作用,最好一枪暗算成功,把面前这个死神给一枪毙了。   只是,对峙的时间越拉越长,我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白起做事迅捷狠辣,从不浪费时间,之前和我几次交手的时候,说杀就杀,哪会玩什么猫捉老鼠的气势游戏,更何况他现在这样趴在地上,何来气势之有?事情显然有点怪异。   (难、难道是……)   脑里冒出了一个想法,虽说让人难以置信,但我仍是大着胆子靠近过去,看看究竟。   (我靠,还真的咧……这家伙已经晕过去了,是怎么搞的啊?)   我大吃一惊,第一时间屏起气息,却仍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东西。足以与五大最强者匹敌的高手,追得我魂都快没了的死神煞星,现在却失去意识倒在这里,这该说是老天有眼,还是说我走狗屎运了呢?   趁敌病,要敌命,这点是我素来信奉的东西,大好机会摆在面前,我当然要把握机会下手,但是一时间我还拿捏不準他的修为能耐,要是一击伤不了他性命,他痛醒之后反扑,首当其冲的我第一个就要没命,所以下手的这一击,必须要全力以赴。   召唤出淫神兽来攻击,这是我目前最强的杀着,但却显得不切实际,因为召唤淫神兽需要时间,而且能量波动颇为剧烈,正面作战则可,要闪电偷袭就太慢,所以还是使用新到手的破魔枪比较划算。   首次尝试使用,我源源不绝地输入魔法力,破魔枪的黝黑外壳瞬间发热,我感到自己的魔力在枪内瞬间增幅,填充完子弹后,威力不住往上激增,整个过程绝不超过三秒,破魔枪就呼啸着轰发子弹。   这一枪瞄準敌人的后脑,子弹破空发出的尖啸,远较我预期中更为强悍,如果成功命中,这一枪绝对会把敌人打成无头尸首。   如果命中的话……   魔力弹破空射出的瞬间,趴在地上的昏迷人体瞬间有反应,我肯定他还没回复意识,但却能够感应到我开枪的杀气,纯凭本能作出回应动作,其战斗意识之强,简直是骇人听闻。   左手小指扬起,弹射出一缕真气,不偏不倚地命中我手中枪管,巨大震力传透过来,半边身体瞬间麻痺,再也握不住沉重的破魔枪,瞬间铁枪脱手,飞摔出两尺之外。   但这一枪也没有完全落空,偏向射出的子弹,没有照预定目标击中脑部,但却射中了敌人的左小腿,在鲜血飞溅的同时,我也听见了脆耳的骨碎声,肯定这一枪绝对伤到了敌人。   破魔枪脱手,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扑趴下去抢枪,第二个反应是自己绝对作错,应该趁这机会先给敌人补上一刀,否则他若真正清醒过来,我纵有破魔枪在手,又怎能再伤到他一条毛?   捡回破魔枪,我第一时间就想要再开枪,但是枪抬起来,却再也对不准敌人的后脑,只看到一双冷笑中的眼神。   「很不错的攻击,可惜……还差一点啊!」   满是讥嘲的眼神,先是淡淡看了自己的左腿一眼,鲜血横流、骨肉粉碎倒插,不但伤得不轻,而且光是想都很痛,可是那双眼神中却看不出一丝痛楚,满不在乎的看过伤处后,目光没有多停留一秒,迅速移回我的脸上。   对上这种敌人,我根本没有挣扎机会,被那森冷的眼神一瞪,沉重压力当真是令人心胆俱裂,拿捏在手中的破魔枪险些又掉下去。幸好,在这场一面倒的战局即将完结时,我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机会。   无数次运用诡诈技俩死里逃生的经验,让我很懂得察言观色,尤其是读出人们的眼神。此刻白起的眼神,没有一点痛楚、没有一丝惧意,但我却仍从其中阅读出一个熟悉的讯息:不甘的讥嘲。   纵横天下,堂堂一代绝顶强人,却死于宵小之手的不甘与自嘲!   这种眼神我不知道看过几次了,几乎每个死在我手下的强人都有这种眼神,但以目前的情形,白起为何要这样子看我?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在虚张声势。   修练上乘武术或是高等魔法,都有凶险存在,纵然是天下无敌的绝顶高手,也可能因为练功或战斗所造成的暗伤旧患,突然走火入魔,不省人事。敌人适才显然就是这种情形,现在虽然回复清醒,可是当真完全压下伤患了吗?只怕未必吧!   如果是这样,情形就不同了。单纯取决于手底下功夫的战斗,难有侥倖的机会,可是只要能让我动起三吋不烂之舌,我就有把握争取优势。如果白起伤患尽愈,我只有闭目等死;如果白起是在虚张声势,那我可以争取谈判。两个选项的必然性太过清楚,我连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决定答案了。   所以,我握着破魔枪的手再一次紧了起来,大着胆子向敌人说话。交涉的内容实在很简单,如果单纯要求和解,反而会让对方看穿我的心虚,想要取得平等的谈判结果,最理想的策略就是先抬高条件,然后再由对方慢慢杀价,双方比较容易达成妥协。   这种时候,与聪明人交易的好处就显现出来,双方连一句废话都不用说,谈判直奔主题,短暂的协议过后,最终的答案开始浮现出来,我同意尽可能配合白起的调查,他则是同意不用伤害人逼答案的手法。   本来我们两人就没有直接的恩怨冲突,虽然我和伊斯塔有国仇家恨,但伊斯塔人向来自私自利,我才不信白起会把国家利益放在个人之上,所以谈判很快有了结果,而整个过程当中,他也只问了我一句。   「为什么你认为我会答应?」   「因为你捨不得。我在你眼睛里看到对生存的执着与渴望,这世上一定还有你割捨不下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一个无情的杀手有什么东西捨不下,但那不关我的事,我只要知道你愿意为这些东西妥协就好了。」   自我评估,倘使我在这个时候开枪,与敌人同归于尽的机率不足四成,最有可能的结局,还是他先干掉我,不过这种时候别无选择,只有赌上气魄来交涉,幸好,这次的交涉成功了,伊斯塔死神始终是高智能生物,听得懂人话,也有人性上的弱点,就此与我达成了协议。   达成协议之后的麻烦事连接而来,既然暂时和解,彼此就是盟友,我总不好把受伤的盟友扔在这里,自己一个人上路去姦淫掳掠吧。理所当然,我要很讲「义气」地帮盟友裹伤,然后扛着他一起上路,这个时候心里才开始后悔,为什么要一枪打穿他的左腿,如果是打伤他左脚拇指的指甲,现在不就省事多了?   ——   扛着新的盟友一起上路,我才愕然惊觉,刚刚如果开枪,同归于尽的机会不只四成,极有可能达到六成之多,因为肩上传来的重量,竟是出乎意料的轻,较诸一般这岁数少年的应有体重,他可能只剩下一半,从这一点就看得出他身体状况有多烂。   看来不过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拥有足以匹敌五大最强者的不世修为,如果这些都是用特殊技术製作出来,相信其中定然存在拔苗助长的极端手段,虽然能够助长修为,但却只怕是以削减个人寿命为代价,要不然,大家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哪可能有这么大的技术差距?如果这种特殊战士这么好量产,怎么样也是黑龙会该先造出来,哪轮到技术逊一筹的伊斯塔?   之前几次战斗交手,我只看到这个敌人的种种厉害之处,却完全没能够看到他的弱点,因为每次的战斗,我光是惊恐逃命都来不及,哪有余裕看他是不是可能暗藏隐疾?   可是现在这样近距离看来,我就发现这个新「盟友」的问题着实不小,如果他肯让我进行检查,说不定我还会发现他一天之中只能威风几个时辰,剩下的时间有如废人一样。   我本来就不是喜欢饶舌多言的人,碰上这样的冷面煞星,更是一点说话的慾望也没有,然而,两个人这么闷不吭声地走上大半天路,对方的表情可以从头冰冷到尾,但我却着实感到不快,最后实在闷得受不了,就试着与旁边的人沟通,看看能不能攀点交情,为往后争取一点交涉筹码。   问他的来历、问他的出身、问他的练功方式……通通得不到回答,盟友的脸臭得要命,我从头到尾自说自话,说到最后无聊要死,假如身边的这个人不是超级危险份子,我就一剑砍死他,踢到旁边的山沟去。   在这种气氛之中,崎岖不平的山路走得格外辛苦,直到天色快要黑了,我们两个人仍然被卡在山区里,没有照我预定行程那样离开山区。这样一来,别说晚上去姦杀什么民女寻欢,我只能仓促找了一个半大不小的山洞,作为今晚的藏身之处。   干追迹者的露宿荒野,那是工作之一,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平常在荒山野岭过夜,一切自有阿雪、羽霓去张罗,铺草、砍柴、生火、觅食,怎么会轮到我自己亲自下去做?现在平白无故增添一场劳累,还要照顾伤者,真是有够倒楣。   「小子,你应该要感谢我,病人在荒野还可以住得那么舒服,你算是走狗运了。」   真是越想越不对劲,就算彼此暂时和解,那也只是不落井下石,用不着变成这小子的特别看护吧?既然和解,我用不着怕他猛下杀手,那是为什么要这样拚死拚活呢?   「……不为了恐惧,难道是因为利益?这点你也是个怪人,居然没有出口向我要求些什么?」   当我在山洞口升起了火,让火焰热气稍稍驱走洞内寒意,山洞里头忽然传出了声音,彷彿看透了我的心思,一语命中我正烦恼的问题。   「向你要求?这句话很好笑耶,你能给我些什么?武功?魔法?还是钱?」   我并非无慾之人,但是给我天下第一的武功,我也练不了,和拿到废物没什么两样;世上无双的魔法,我自己的淫术魔法就是了,当年法米特的暗黑召唤兽纵横无敌,若是我能充分掌握,伊斯塔根本不会有人是我对手;至于钱与珍宝,那些东西似乎用不着特别去求人。   「不追求自身的强大,也没有太强的物慾,你这一生为了什么而活?」   「谁告诉你我没有太强的物慾?我的物慾强得很,连色慾都是旺到不行,关你屁事,怎么样,杀手了不起啊?当杀手就可以随便干涉别人私事吗?我还想问你,除了杀人和抓人脑袋,你还会些什么?这辈子你又为什么而活?」   我并无意去接触他人的人生,只是顺口回答了这一串话,说了之后才觉得自己无聊,里头那家伙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人,和他说得太多,要是惹得他恼羞成怒,最后还不是我自己要倒楣,何必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   不过,山洞里头却没有再传出声音,静静的死寂一片,我以为这个盟友已经死在山洞里了,才刚想进去看一看,猛地劲风扑面,一样东西迎面抛掷过来,我急忙接过,发现那是一只酒壶。   我不记得白起的身上有酒壶,这个山洞当然也不可能平白冒出一壶酒来,究竟是用什么手法无中生有,我实在非常好奇,但这一壶酒扔来的用意十分明显,我拍开酒盖,只觉得一股杏花香气扑鼻,浓郁芬芳,醉人中更有一股静心凝志的沁凉,竟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美酒。   美酒当前,该喝还是不该喝,让我迟疑不决,若是冒冒失失把毒药一口喝光,那连死都会死得很好笑,若是不喝,似乎在胆色较劲上逊了一筹,若是被这个危险人物给看不起了,人家随时有说话不算话的可能……   (不管那么多,先拼了!真要杀我,用不着还浪费一壶美酒下毒吧?)   金黄色的酒液入喉,出乎预料的香醇可口,酒性不算烈,可是入体后却迅速由腹中生出一股暖意,将四肢百骸的寒气尽数驱走,感觉暖烘烘的,甚是舒服,让人忍不住大叫一声「好」。   叫好之后,清醒过来,不免有些尴尬,但盟友肯抛出这样的驱寒美酒,总算是善意的表现,为了要大家有个台阶下,我也该有个回应,于是就把这壶酒喝了一半,正要把剩下的半壶扔回去,洞穴里头传来疲惫的语音。   「……酒我不要了,够资格与我喝酒的人,这块大地上并没有几个……」   简单来说,就是我这个小人物没资格与他喝酒,所以他连酒壶都不要了。好不容易才开始的一点善意,现在完全成了一口闷气,我懒得再说什么,把自己行囊里的乾粮扔一半到洞里,自己啃完另一半后,忍着肚里的不适,早早就在火堆边睡着了。   ——   露宿荒郊野外,这一觉当然是睡得很不舒服,如果可以,我很希望像以前那样,偶尔会有菲妮克丝来入梦,大可做一场香艳春梦,填补我的淫慾,不过春梦这种东西显然也不是想有就能有,这是一个完全无梦的夜晚。   到了大半夜,一种莫名的感觉,让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隐隐约约感觉到附近似乎正发生能量冲突,有很大的可能是爆发战斗。   一个人若是自知讨人厌,睡觉就不该睡太死,省得睁眼一看,脑袋已经搬了家。我既然早有警觉,一发现附近状况不对,马上就惊醒过来,发现自己面前的火堆早已熄灭,周围一片漆黑,什么人也没有,应该是不会马上就大祸临头,但是那阵令我感到困惑的魔力波动,却仍是由一段距离外不住传来。   这样看来,战斗与我无关,不晓得是什么人在附近打斗,魔力波动传到这里来。魔力波动的感觉不弱,还有刀剑呼啸之气,战斗中肯定有高手存在,而且还是牵涉魔法师与武者在内的複杂战斗,就不晓得是哪方人马在大乱斗。   好奇心我当然有,不过今天为止的麻烦事已经够多,现在我背后的洞穴里还有一个危险人物躺着,实在不宜多生事端,横竖人家还在大老远外战斗,没发现这里另有旁人存在,我只要把野营的痕迹掩盖,继续倒头睡下,就不会惊动任何人,也不用惹麻烦上身。   然而,这个盘算似乎打得太过如意,当我正开始收拾东西,预备销毁一切可疑痕迹时,远方的打斗声突然变得零零落落,似乎是其中有一方屈于明显劣势,而且还开始窜逃。   逃跑不是什么要紧事,但是东南西北那么多方向,哪个方向不跑,偏偏就往我这里跑过来,这下子就非常要命了。   (真他妈的该死,想要好好睡一觉都不行,到底是哪方人马来了?)   答案很快就揭晓,在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靠近后,先是有个人影踉跄走出左方树丛,才一脚踏出,整个人就翻身栽倒,看样子是因为伤势太重,倒毙于地上。   死人这种东西我早见得多了,看到有个家伙莫名其妙死在我面前,感觉并没有什么特别,但今天的情形却有些不一样,因为倒在我眼前的这个家伙,满头银白长髮,尖细长耳,手挽长弓,赫然是一个精灵。   精灵如果是出现在索蓝西亚,那就没有什么好奇怪,不过死在金雀花联邦就有点怪。虽然说金雀花联邦是民族大镕炉,境内有多个种族共处共生,但这里并非大都会中心,而是荒山野岭,三更半夜跑来一个精灵死在这里,不管怎么看都是怪怪的。   这个人也算是死得凄惨了,长弓的弓弦已断,身上更是布满了刀伤,看来像是被人围攻而死。一个精灵在深夜里被人围攻,死于荒山,这件事当真是说不出的古怪,但他显然不是唯一的遇难者,在他之后,树林里头几个人影跌跌撞撞地走出。   出来的人全都是精灵,每个人身上尽皆带伤,有些甚至比那位倒毙的老兄伤口更多,踏出的每一步都在地上染出鲜血,印出一长道血痕足迹。纵然是精灵,流的血也是红色,不过真正使我心惊的,是这批精灵们佩带的装备,并非普通旅行者所用,而是来自索蓝西亚军方的高性能装备。   这几个精灵佩带的魔法长弓与银丝软甲,都是军方专用的一级货色,加上他们虽然伤得不轻,但整组行动间仍维持着行军的严谨感,看来应该是来自索蓝西亚的特种部队。   (索蓝西亚的特种兵,跑来这里作什么?难道除了杀手满天飞之外,特种兵也开始满街跑了吗?唉,这是什么世道啊……)   不过我很快就想到一个问题,特种兵不会无故到处跑,应该是执行某种重要任务,有一个领袖人物带队,而目前在金雀花联邦之内,实力最强的索蓝西亚军人,似乎是……    彷彿呼应我的想法,树丛中闪出一道耀眼银虹,虹光过处,树木全部被砍倒,一个敏捷轻快的身影从里头跃出。   儘管铠甲上染满了鲜血,但圣洁的银光却依然闪亮,彷彿是地上的银色月亮,皎洁地驱走了周围的黑暗;铠甲中包裹的少女香躯,因为银甲的完美合身,显出玲珑有致的曼妙曲线,在长戟呼呼挥动之中,尤其显得明艳英武。   我的女性宿敌之一,碧安卡·希恩。   一见到她,我就大概能把握出整件事的轮廓了。看来我的行蹤实在很不保密,不但白起追来,心灯居士和羽虹追来,就连碧安卡都随后而来,三批人马目的不同,但看来是碧安卡的运气最糟糕,不但落在最后头,而且还像是被人黄雀捕螳螂,暗夜伏击。   和人类相比,精灵们不擅长使用近身肉搏的武术,战斗中往往是凭借魔法、速度、弓术取胜,搭配适当的魔法武器,威力倍增,根本不给人靠近的机会,站得远远的就把敌人打死了。不过,倒过来说,如果精灵们被人伏击,一下子给欺到近处,猝然奇袭,那么除了碧安卡这种武技卓越,又有神器护身的特殊案例外,其他精灵肯定要吃上大亏,甚至付上惨痛代价。   (古怪,索蓝西亚树敌虽然不少,但这好歹是金雀花联邦,哪个国家敢冒违反国际公约的风险,在这里袭击他们?)   碧安卡有神器护身,为所有同伴断后阻敌,但在她飞身掠出树丛时,我虽看不见外伤,却觉得她的动作有些僵滞,应该是在战斗中吃了亏。这实在是不容易,因为碧安卡本身实力不弱,再加上那个光属性的神圣铠甲护身,就算是比她更高一阶的敌人,也不易给她实质伤害,当日如果不是心禅贼秃的如来神掌轰走了她,我还真不知道要拿她怎样才好。   有碧安卡这个硬手做主将,加上其他的精锐特种兵,战力殊不可轻,是什么人能让他们这样狼狈窜逃?   「敌人追上来了,结成方阵,重伤者在内,还能行动的人在外头守住!」   碧安卡的指示正确,但效果却很令人遗憾,因为她的精灵同伴早已倒得乱七八糟,几乎个个都是重伤者,除了她本人以外,根本就没剩下什么还能行动的人了。   而敌人也在这时候缓缓现身,先是十八头液体模样的巨蟹、巨蟒自树林中踱出,直逼精灵们的前方,接着又是十多个黑衣、黑头套的忍者,由地底慢慢浮上来,断去了精灵们的后路,堪称是完美的包围。   黑龙会的忍军部队。   看到这一幕,我就不觉得奇怪了,黑龙会和大陆诸国都有仇怨,无论与哪方人马战起来,都不值得奇怪,而忍军部队的厉害,过去我曾吃过苦头,不过都是小规模的零星追杀,今晚这场夜仗才真正让我见识到他们的实战威力。   忍军部队不是只有那些神出鬼没、来去无蹤的忍者,从那些充作前锋的液体幻兽看来,队伍中肯定有水系术者辅助,一面製造出种种虚渺幻象,一面用尽刁钻古怪的手法辅助攻击。   精灵们最擅长的也是魔法,但碰上準备充足的水系术者,却很容易吃上大亏,魔法才刚要使用,就被水系术者给「反击」康掉,在短短数秒的呆愣空隙中,早已藏匿在地下影中等着这一刻的忍者闪电攻击,或是毒镖,或是短刀刺杀,精灵们还来不及组织下一波攻势,身上就中了个十七八刀,死得乱七八糟了。   反击咒语,素来是其他魔法系的术者最忌惮水系魔法之处,儘管有每天只能使用四次的限制,但忍军部队的水系术者战法却极为辛辣,倒过来利用敌人对反击咒语的顾忌,使用种种诱敌手段,更是压得精灵们绑手绑脚,一败涂地。   (原来如此,反击咒语不只是魔法技巧,还可以拿来当心理战的要件啊,这个要学起来,嗯……)   能够欣赏这样高水準的战斗,诚然是一件喜事,不过乐极生悲就很糟糕,因为在战斗已经一面倒的时候,这群不速之客也越来越靠近我藏身的山洞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打飞机被邻居阿姨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