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操逼去在线观看_操逼人人碰在线视频_哥哥操 狠狠干 日日操_操老女人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bsmai.com

往事追忆录 第18章 一春弹泪说凄凉

时间:2018-09-16 趁着表姊接下来几天连续假期,我缠着她跟我去阿里山玩。她竟出乎意料地答应了,令我有点欣喜若狂。在我内心深处,是暗暗将之当成我跟如姊的"蜜月旅行"的……这趟我永远难忘的旅程。   买了小火车的票,因为逢假日的缘故,没有座位,我只得跟如姊站在车门。火车平稳前行,过了竹崎,开始爬坡,速度便慢了下来。阳光亮晃晃地撒了进来,间被疏斜的树叶切割,一片耀眼的迷离。空气中瀰漫着山野气息,山,在呼唤着……我跟如姊默然无语,似乎为这变换的景致所吸引。我看看如姊,她的目光似乎在凝视些什么,是那样接近,又似遥远。我怔怔望着她,犹如梦中。   不久,火车过第一个山洞。一阵黑暗突然袭来。我趁乱牵住如姊的手,初时她有些挣扎,继之则认命地,驯服地任我掌握……她柔软细緻的小手微微汗湿。我朝她笑笑,她则回以浅笑。我凑过头去,想对她说些悄悄话,她却警戒地偏了一下头。我又尴尬地笑笑,下一个黑暗又迅速来临。   我趁黑索性亲了一下她的脸颊,一阵芳香扑鼻。过了山洞后,我仍怔怔看着她,一亲芳泽的唐突使我有点歉然。但见她神情似笑非笑,眼睛望远方,有点迷离。白皙的双颊不知何时已经抹上了红霞,娇艳欲亲。我捏捏她的手,她瞅瞅我,嘟起嘴来假意生气,一副小女儿神态,叫我又爱又怜。车过奋起湖,天清气朗,在远处万绿丛中,有几抹粉红,   "看!!樱花!!"   如姊快乐的喊着。我亦欢喜地搜寻那美丽的花影。樱花花开花落,不过数朝,而我何其有幸,来逢其时,一飨她生命终最美丽的时刻。这美丽的花在她有限的生命历程中,奋力迸发出生命的所有,开出最娇艳动人的花朵;旋即在最高潮时,香消玉殒,归为泥土。我不知道跟如姊的恋情是否一如樱花,在酝酿其久后,匆匆开谢,只留下一季回忆??思此心中不禁感到一片哑然,好像抓住了什么,又恐她终将失去……一股奇异的,预知式的失落感让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心中无由地的,想起了一句诗来: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   到了阿里山,先找睡的地方。由于式逢假日,又是临时起义前来,所有房间几乎都被订满了。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一家旅社有空房,但只有一间房间。我遂订了下来。跟如姊进房,房门一关我就迫不及待地拥她入怀。如姊挣扎着,带点生气地口吻骂道:   "小坏蛋,你要干什么!?"   "亲新娘子啊!!",我调皮笑着。   "亲……亲你的头啦!",她羞腼的低下头来,脸上的绯红似樱,更添娇艳。   我不禁抱紧她,低下头来亲她。她摆着头挣扎,直至我的双唇盖上了她的,她才似认命似的安分下来,紧闭着双眼,任我一亲芳泽。   "如姊……你好香啊!!",我忍不住夸讚着。   她一把把我推开,   "小坏蛋!!"   说完又噗嗤一笑,神情娇艳,令我心痒难搔。   我们整理了一下行李,用过晚饭,已是日暮。山上夜晚较快降临,一阵阵山岚蜂起,带来一丝寒意。拎了手电筒,披上大衣,跟如姊决定秉烛夜游一番。   山林的夜是一种很奇怪的经验。白天熟悉的路到了夜间,彷彿处处陷阱。夜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而一天,掌控着一半。一棵棵巨木在夜幕笼罩下,就像要攫人的夜兽,散发出一点阴森恐怖,加上瀰漫的山岚,露水,寒风……使我们的夜游凭添了一点刺激。   与如姊在步道走着,因为路滑的缘故,我走前面,牵了她的手,慢慢辨识着台阶走着。我握着她轻软柔腻的手掌,感到一丝温暖。走着走着……诺大的森林中竟只剩我俩。就像一对迷路的恋人。   "会不会迷路啊?!",如姊担心的问。   "呵呵……大概不会吧!",我笑着。   "如果在这里发生山难就糗大了",我开着玩笑,逗得如姊亦笑了起来。   续往前走,森林中一片静默,只有秋虫的低唱,伴着我俩逐渐浊重的呼吸声。我感到如姊步伐有点慢下来,遂建议道:   "如……休息一下好了",她点点头,掏出手帕擦擦汗。   我用袖子抹着汗珠,她却将手巾递了过来。   "用我的吧!"   "到现在还不会带手帕"   "真是长不大的孩子"   我朝她笑笑,用她的手巾擦着脸,一阵幽香沁入心鼻。   "好香oh……"   "送给我好不好",我开玩笑问着。   "拿来",她作势来抢,我迅速塞到口袋中。   "明天买一打还你"   "谁要你的东东",她扮了一个鬼脸,娇羞的神情让我有点心猿意马。   雾慢慢漫了起来,如漫天盖地般。四周的黑在雾的笼罩下,又多了几分深邃。猛抬头,一轮新月却在空中亮朗朗挂着。这时才注意到,眼前竟有一潭,适才竟未能发现。只见月影映在潭中,逐波晃动着。   "这大概就是姊妹潭吧!?",我自言自语着。   湖面起了一阵轻烟,潭中的亭子有人在喧闹着,只是隔了一池水,又显得遥远而不大真切。如姊定定看着湖水,似乎在沈思什么……   "那……我们是姊弟潭喽!",她低声说着。   "不!!",我望着她。   "是夫妻潭!",我坚定的说着。   我走了向前,拉起她的手,轻轻说着:   "我不是说要跟如姊一生一世吗!?"   她摇摇头……欲言又止……我更握紧了她的手。   "雄……你敢这样大声说话,坚定的立誓……"   "是因为你还太年轻……不懂得珍惜你说过的每一句话……"   我想辩驳,她却讲了下去。   "有一天,你会发现,一句话带来的责任有多大"   "你可能不介意,听到的人确信以为真,甚至要你一生一世来偿还实践……"   "所以……不要下承诺,不要太轻易下承诺……"   "也不要太相信别人的承诺"……她眼睛怔怔看着远方,无可捉摸的。   我忽然想起了小洁……我们的山盟,我们的海誓呢?……只剩云淡风轻……以及……午夜梦迴时……袭来的伤痛吧!?看着如姊,心中不禁起了一阵感激之情。   "可是……我对如姊真的是真心的"   "我……"   "我知道",如姊点点头,"我都知道……"   "那是现在……但以后呢!?",她问着,我也反问着。   我实在想不出答案,亦或任何能回答她的字语,只能抱紧了她,吻上她的双唇。她也不再逃避,只是闭上了双眼,任我亲吻着……隐隐约约听到她说着……以后再说吧!?   休息了一刻钟,我们又向前走着。为了解除刚的尴尬,我刻意讲些有趣的事,一路上把她逗笑了好几回。走着走着来到神木区。我俩以手电筒辨识着树名,跟着对这些树公公们品头论足起来。   "有了!有了!这棵叫永结同心",我笑闹着,回头看如姊,这树名却又将她打回了沈思。   "如……姊,……你怎么啦!?",我关心的问着。   "没……没事啦!",她低下头来。   "到底怎么啦!?",我追问着,孰知她脸色变得惨白起来,眼光闪烁着,似要落泪。   我忙走近她,拉着她的手,柔声的问:   "想起什么吗?",她点了一下头,眼泪竟趴搭趴搭地滴在我的皮鞋上。   我轻轻拥她入怀,柔声说着:   "是小雄不好,惹如姊生气,小雄坏……该打",我哄着她,作势打自己。   孰料她竟在我怀中呜噎了起来……身体颤动不已。我轻柔拍打她的背,也不再做声。   或许人在最脆弱时,除了一个可以倚靠的肩膀,其他言说,都是多余吧!?   我扶着她坐下来,她依旧抽泣不已,泪湿了我的胸前。我将她的手帕取出,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痕,柔声安慰着她。良久良久,在一阵静默后,她娓娓道出她的心中情事。   她有一个蛮要好的男朋友,大她两届,就是家住民雄的那位。那男生是独子,家中希望他当完兵后能出国留学,光耀门楣。他深爱着如姊,对如姊很好。唯一的缺憾就是这男生脾气很强,大概是独生子的关係吧!?把很多事情都看作理所当然。他要求如姊嫁给他,然后一起出国。而对他,如姊也弄不清自己对他的情感,是真的爱他,还是只是不讨厌,顺理成章要跟他在一起而已。她也想跟他出去,但又不放心她老爸的身体,要她这么快嫁给他,远离家园,实在令她心有不忍。两个人就这样僵持起来,那男生为了如姊,一拖再拖,终于发了牛脾气,对她下了最后通牒。偏偏如姊又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两个人就闹僵了。如姊这次回家,一方面是因为父亲的病;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躲他。谁知在她心情最脆弱的时候,我却硬生生地闯了进来……   听着听着我的心情却变得空虚起来……   "如……姊,那……你还爱着他吗??",我试探着问。   "我也不知道",她幽幽着说。   "那我呢?",话一出口我就后悔问这笨问题了。   "……",她不做声。   "当然是啊!!",我帮着她答,却有些心虚的。   "走吧!",她站了起来,走向前。我跟了上来。   远处树梢的新月,暗淡而有微晕,繁星眨巴着眼,天,……微雨。   回到旅社,经过刚刚的夜游及交错的悲喜,两人均感疲惫异常。我快速沖完澡,即往被窝一缩,看着电视。姊对我笑笑,拿了衣物进了浴室。水声哗啦哗啦……一股蒸汽慢慢瀰漫在空中。我轻声踱到浴室外,发现如姊仅轻掩上门,却是未上锁。从门缝看见如姊整个无瑕的玉体裸裎在蒸汽中,莲蓬头喷水沖激着她青春的肉体,却是出水芙蓉一般。我感到一股情慾在体内膨胀上升,再也按捺不住,推门直入,也不顾水湿了我的衣服,趋前去紧抱如姊。   如姊似乎吓了一跳,正欲叫出,我的双唇却封上了她的嘴。我侧着头亲吻着她,双手搓弄着她秀挺的双峰,隐约感到她的双峰似乎再膨胀坚挺……热水沖激下来,将我全身打湿,又灌进我口鼻……但我不在乎,因我再不用呼吸……只要有与她的厮磨……水沿着她的双颊而下,使她绯红的脸庞变得水灵起来。我抚慰着她的全身,她的口鼻胸乳……她的密处……她变得激动起来,除去我身上早已湿透的睡衣,开始亲着我,由上而下……我整个人陶醉在她舌尖轻柔的挑逗……只觉飘飘欲仙……她越亲越往下……接近我的权仗了……   水仍然沖激着,蒸汽四处瀰漫,在一片烟雾朦胧中,我突然感到一阵平生未有的快感自下体传来……她竟用那樱唇轻吻着我的弟弟……酥麻的快感如排山倒海传来……我的身体开始颤动,她却加强对我权仗的攻势……呜……我心目中的女神……   我轻揉着她的双耳,她却已跪了下来……水声隆隆,烟雾瀰漫,与我玩弄的,是水的精灵吧!?……一阵突如其来的快感冲上脑门,只觉天晕地眩……   "如!……",我不禁叫了出来。   在一剎那间,我的情慾全然喷射了出来……   跟如姊同躺在床上,聊了一下天后她已沈沈睡去。只有我翻来覆去,为刚的激情辗转难眠。她的一缕髮香不断传来,挑逗着我的情慾。虽弟弟在浴室的激情中已丢盔弃甲,现正柔顺的绻曲着,成休眠状态。但我知道,对肉体的欲求正在不断加薪添材,就待给养完毕之际,它即要重振雄风。我数着羊,翻身看表,又翻身抱紧如姊,吸允她的体味及髮香。   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三个钟头过去了,我依旧失眠。遂翻过身去……挨紧了如姊。我慢慢将她睡衣上卷,露出了雪白内衣的背扣。我轻轻把背扣打开,胸罩遂鬆弛了下来。伸手入衣向前,探索着她的双峰,柔软而可盈握的。我玩弄着乳尖,轻夹搓弄……小弟弟好似有感应似的缓缓变硬。我又伸手而下,穿过柔质内裤,直探她深邃的森林……她翻过身来变为仰卧,似仍睡着。我左手又复向下,直至宫门。我拨弄着她捲曲柔软的体毛,轻抚着她的密处,未几,竟感到微微润湿。   我索性翻身而上,做个扶地挺身的姿势,轻轻打开她胸前钮扣。如此一来她美丽的胸脯又再次裸露在我眼前。我看她仍闭眼睡着,呼吸均匀,遂大起胆子,轻轻拉下她的裤子,雪白的小内裤露了出来,镂花的部分可瞥见朦胧的黑色部分……是她的森林……这情慾的景象终于使我的弟弟又抬起了头。我缓缓褪下她的内裤,直至膝部。以手轻扣着宫门……既之以口以舌……逐渐氾滥的护城河不知是反射动作,亦或心有情慾。我不禁轻吻着她的脸,唇……并以小弟弟轻轻摩娑着她的宫门……她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未几,睁开了双眼,表情似笑非笑。双唇微张,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我除去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   "如……",我轻轻呼唤着   "嗯……",她喘息着,又好似在压抑着什么。   "给我好不好?",我哀求着。   "……",她笑而不答,神情娇艳如花。   不久,听到她以一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   "小……坏蛋!!"   小弟弟好像接到行动命令似的,对她的桃花源展开攻势。我激动地操纵着我的权仗,激烈地进出她的宫殿……她也放浪地呻吟起来,我大口喘着气,空气中儘是情慾的味道。我抱着她坐起,她的双腿就环跨着我的腰,猛地上下摇摆……两具交缠的肉体似乎再难分彼此……肢体的舞正上演,伴奏的只有浊重的喘息声,……在这情慾的夜。   我俩努力的交缠厮磨,似乎惟有透过肉体的结合,才能确保两颗心的合一。汗珠不断从身上渗出,一颗颗凝结在她鼻头,黏上了她的鬓髮……如姊双目迷濛,双颊绯红似火……似乎已完全沈溺于这情慾的游戏……我感到全身发热,一股暖流伴随着快感在全身乱窜……小弟弟觉得膨胀欲裂,似要决堤……突然之间,一股未曾有过的感觉冲上脑门,觉得全身好像发射出了所有的能量,虚脱,快感,快感,虚脱……排山倒海接踵而至……我抽抖动着……想要大喊大叫!!   如姊似乎同时到达了高潮,她浑身抖动不已,嘴中发出压抑的,充满快感的低呼声。我搂着她,抱紧着,与她同咀嚼回味这激情后的快感与慵懒。   在这激情消退冷却的时刻,不知怎地,错觉身旁躺着的人,不是如姊,也不是小洁,……是我从不认识或早已熟悉的……女神吧!?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老师的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