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操逼去在线观看_操逼人人碰在线视频_哥哥操 狠狠干 日日操_操老女人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bsmai.com

我的性历程

时间:2018-09-14 我毕业于美术学院,在一家设计公司工作,可能是工作的缘故,我对一些男女之间的故事变得麻木了,原来以为我可以就此超脱于物外,可直到发现自己深深的陷于其中,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超脱于性外。 她是我公司的一名同事,原本和她也没有太多的瓜葛,平常大家只是中午休息的时候凑在一起打打牌,开开玩笑的,她其实比我大,牌瘾特别大,因为我来公司比较晚,所以就一直尊称她为芬姐,她的身材比较好,上下比较匀称,两个乳房长得非常饱满,而且特别挺拔,使你不由得不看,尤其是在打牌输分的时候,因为争吵而涨红的脸蛋显得分外有姿色,她好像特别在意输掉的分数,我们其实只是随便玩玩的,可感觉她是那么的认真,每次都会和人争论一番,特别有意思。 可能是经常一起玩牌的缘故,虽然我们不是一个部门,但却能经常收到她发给我的短信,都是一些比较好玩的,我也给她回,直到有一次,我实在没有什么好玩的短信回复她了,就给她回了一个黄段子,因为第一次发给她这样的短信,心里还是很忐忑不安的,既怕她生气,又希望她能够接受我这种内容的短信,可能是一种意淫或者是挑逗的心理在作怪吧……在这种不安的情绪中等了一个下午,她也没有回复我,这让我很失落,开始担心从此以后会给她留下个不好的印象,直到第二天中午我们一起玩牌,看到她还和往常一样与我说说笑笑的,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那个阶段我因为忙结婚的事情,和公司打了招呼的,所以每天都是匆匆来又匆匆去的,很少和她们一起玩牌了,见面的机会也少了很多,她的短信也回的不那么及时了,联繫的也开始少了。 一个週末的上午,我去公司拷文件,正好碰到她从公司出来:「芬姐,今天值班吗?」我笑着和她打了声招呼,「不是,今天正好有空,陪你大哥和孩子洗海澡呢,怎么最近老看不见你啊?」她笑着问到。 我们公司离海水浴场很近,步行也就五分钟的路程,所以公司就成了我们的沖洗更衣间。「忙着结婚吶」,正说着话,她老公和孩子也从屋里换好衣服走了出来,她老公长的魁梧高大,「这是我们公司的同事,这是我老公」芬姐给我们介绍到,我微笑着和他点了点头:「祝你们玩得高兴噢」。 她的孩子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让人很容易联想到年轻时的芬姐,「真是羡慕你们啊,一家尽享天伦之乐的,呵呵」我笑着说到。 你也一样啊? 很快也和我们一样了」,芬姐开着玩笑,脸上却飘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凝思……「那我结婚,你们可一定要去捧场哦」「一定一定」,我顾不上和她们继续聊天,急忙去拷我的文件,準备我日益临近的婚礼了……我的婚礼如期举行,和相恋多年的女友牵手走上红地毯是她也是我们双方老人的心愿,在碧波蕩漾的海边,所有的人都见证了我们的婚礼,带着新婚的喜悦,我和妻去了海南度蜜月去了,因为日程安排的紧张,我们每天都随着旅游车象走马灯似的在各个景点穿梭,实在感受不到什么快乐,只是每天伴随着如潮的人流向前向前……那是在天涯海角的一个旅馆,妻洗澡了,我闲极无聊翻看自己的手机短信,突然发现一条她的短信:你知道吗?那天参加你的婚礼,我居然流泪了……流泪了? 有吗?我努力回忆婚礼当天的情景,实在想不出她当时的样子和位置,为什么要流泪呢? 我赶紧给她回了个短信问到。「也没什么,只是当时被你们浪漫的婚礼感染了,想起了我的婚礼」婚礼不都一样吗?大同小异的程序,变换的只是婚礼上的配角和内容而已啊,本来还想再问问她究竟什么缘故,可是妻从卫生间出来了,让我赶紧去洗澡。 我把手机短信删除乾净,关掉以后就进去洗澡了,我担心在洗澡的时候她再发过短信来让妻看到起疑心……带着疑问,我们结束了短暂的蜜月,一切又像往常一样,进入了循规蹈矩的生活,妻每隔3天上一个夜班,我除了正常上班以外,还把当天做不完的设计带回家来做,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回公司上班以后,很少能够碰到她,给她发短信也不回,我以为什么地方惹着了她,和我疏远起来了。 时间过的很快,我沉浸在自己的工作中慢慢的把这件事淡忘了,那天突然收到她的短信,说最近陪孩子出去考试了,没有顾的上给我回短信,现在总算是告一段落了,我问她,考试结束了吗?她说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最后这门课拖的比较晚,她就先回来了,老公在外面陪孩子考试,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突然有种想见她的念头,并且觉得好像现在就是个很好的机会一样,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和我一样的想法,于是就试探着问到:芬姐原来一直在周游列国啊,很辛苦吧,该好好的犒劳一下自己了。 她说:是啊,在外面也吃不好,睡不好的,回家给自己好好补补。 「那姐姐做的什么好吃的,是不是也顺便犒劳犒劳我啊」我笑着说道,「没有问题,我做肉还是很拿手的,要不要过来吃啊?」「不方便吧,万一大哥回来怎么解释啊」「他回不来,再者说,不就是吃一顿饭嘛,让你老婆一起过来吃好了」听着她一副认真的样子,我还真是有点动心过去,毕竟是第一次和她单独在一起,也不了解到底会有什么情况发生,为了慎重起见,我决定还是先不过去。我给她回了条短信:今天她上夜班了,等改天吧,姐姐有没有QQ号啊,晚上我一个人在家很无聊的,如果你不困我们可以聊聊天啊。我故意把我现在的情况告诉她,看看她有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即便是她不过来,如果肯把QQ号给我,也是一种不小的进展啊。过了不长的时间,她就把自己的QQ用短信发了过来,我连忙把她加到了QQ上,却没有看到她上线。 日子穿梭,我们依然用短信联繫着,偶尔中午一起打打牌,因为结婚积压下来的稿子需要加班的干,几乎每天都要忙到下半夜,很是辛苦。那天我又像往常一样坐在了电脑前,开始了我的工作,午夜依旧是漫长的,妻熬不了夜,早早的睡下了,我属夜猫子的,在书房里做着稿子,突然,我的QQ有一个头像在闪……点起来一看,原来是她的。 「怎么还不睡觉啊」 「我在做稿子,你不是也没休息吗」 「在家没事做,就挂在上面聊天」 「呵呵,姐姐的朋友很多啊,这么晚了还有人陪你聊天,大哥不生气啊」 「他啊,经常出差,在家的时候也不让我上网的,还经常责怪我对他隐藏秘密」 「呵呵,这说明他很在乎你啊,哎,对了,姐姐说我结婚的时候流泪了,是因为什么啊」 「我也说不上来,可能是触景生情吧,看着你们结婚的浪漫场面,想想我当时……」 「当时不也差不多吗?婚礼呗」 「我结婚的时候,天下着雨,并且,我婆婆也找我麻烦」 「不会吧,儿子结婚婆婆应该高兴才是啊」 「她好像不是很喜欢我,总觉得我抢了她儿子似的」 「那他不会给你撑腰吗,毕竟你是他妻子啊」 「切,他对他妈言听计从的,从来不管我的感受」 「现在能好一些了吧,看你们恩恩爱爱的那天」 「他啊,外面有人了」 「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他把手机落在家里,孩子拿着玩,才发现的」 「哎呀,那他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呵呵」 「他知道我不会玩他的手机,可没有想到,孩子会啊,我当时气的身体都发抖,孩子也很同情我的」 「算了吧,姐姐别生气了,现在这些事情都很正常了,姐姐没有情人吗?」我试探着问「没有」 「为什么不找一个呢?」虽然觉得自己好像在挑唆她,可我还是这样问了。 「没有合适的」过了好半天,她才敲了一行字,好像在思考什么。 「那姐姐觉得什么样子的才合适呢?」我进一步追问。 「不知道,看缘分吧」 好像我们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久久都没有回复,夜色此刻彷彿有些凝固,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好像是因为聊天的缘故,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两人的距离,心中没有了隔阂,短信也发的肆无忌惮了,我害怕妻子查看短信起疑心,就把她的名字改成了一个很有男人味的,妻对男人之间的荤段子还是很能容忍的,毕竟结婚了以后也让她知道了我们这些臭男人的道德水準。 后来我又认识另一个她。 她是一个商贸公司的记账会计,名字很普通,叫虹红,25岁,身高166,56kg。认识她的时候是在新浪的本地聊天室里,刚和男朋友分手几个月。那时候我天天上班就泡在那里跟人胡扯,有男有女,算你是在聊天室混的人头比较熟,会有很多人打招呼,也同不少MM有较「亲密」的关係(亲密是指无话不说,关係很铁,并不是指上床,看看你们肯定想到那方面了吧?你们很色啊,哈哈。) 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正与人在公聊区眉飞色舞地侃着呢,一个叫「一片云的」人和我打招呼,小心翼翼的,胆怯害羞的和我招呼,这是她后来说的。我立刻把她作为主要关注对象,对于新人一定要多关注,言辞一定要注意斟酌,要体现你的礼貌和风度,因为也许她就是适合你目的的MM。聊了一会,说看我与大家聊的开心,觉我比较幽默,人也随和,所以和我招呼。 (大家在聊天室泡妞也可以这样哦,与别人说的话可以给大家看到,特意展现你的优点,以吸引有心人的眼球,也许就有像我一样的艳遇,MM撞上枪口,呵呵)她平时比较忙,一般下班前有点空,她是偶然转到新浪聊天室的,呵呵属于游客。同她聊了约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很重要,属于第一印象嘛,反正我是充分冒充了一下礼貌绅士、客气、风趣(bs自己哈哈) 认识以后,每天下午下班前,她都要来和我聊一会,从开始的工作、城市印象,到后来恋爱、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当她是一个朋友,只是朦胧中希望能与她发生点什么,因此才去努力着,据说机会都属于在等待的人,哈哈。聊了几个月以后,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当然我也会很隐讳很侧面的问她一下性的话题,这是测试她对我的信任度以及性爱方面的保守程度。 聊久了她有什么高兴的不高兴的,都像个孩子一样向我诉说,我很多时候就是个倾听者,偶然说些赞同、开导的话。明显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有了依赖,有了喜欢。而我也会比较侧面地表示我对她的喜爱,时常有稍稍溢美的夸奖……就这样我们像是个知己,有些微的朦胧的感觉……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目的,不能让爱上我(因为她知道我结婚了,假如爱上我,那带给我的将是麻烦,假如上了以后就很难甩掉,我希望的是朋友之间的性爱,当然对于她这样比较保守的女孩子来说----很难) 就这样我一直做她大哥哥似的朋友,从来都是她向我倾诉,而我总是给她开朗,坚强的形象(算是装的吧呵呵),经常会网上聊天,平时手机短信不间断,感觉明显升温,一天我工作上出了一个非常大的事故,严重的话我可能被开除,甚至有可能得到法律的制裁。平时坚强的我,终于被击倒,几天没有和她联繫,手机关机也没有上网。等到事故处理结论,我终于解脱出来--责任并在我。处理结果出来以后,我心情一下放鬆下来,快乐要与她分享,开机,看到她数条短信,都是关心的话,文字间我能感觉到她思念。突然间我的心被打动了…… 当时是晚上8点多,直接打电话给她,简单说我出了事故,她很关心,细问原因,后来我就说一时说清,面谈吧,这样我们就约在她租住的南大小区见面,远远走过来的她看的不清容貌,路灯下,远远的只能看出一个身材高挑匀称,近处所见,才能说身材美好,容貌一般,按照狼友的标準也就75分吧,并不出众的五官搭配起来却让人看着很舒服,吸引我的是她的眼睛,无法形容的感觉,眸子里透出羞涩、紧张、还有那隐藏的开心…… 因为事故没有我的责任,开心解脱之下我确实是卑鄙的想和她发生点什么了。这样我就到了她租的住处。在她的询问之下,我就把事故的严重性说了出来,装着受伤,装着可怜、装着落魄……博得了她的同情和安慰。她的软软的声音,她的温柔开解,还有她的关心。坐在她的单人床上,我突然很是感动突然想拥她在怀,想到就做,我一把就搂住了她,深情的说谢谢她,谢谢她的温柔,她似乎被我感动似乎享受这份温柔温暖。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挣扎,不能挣脱以后就只能随我了,搂着她,说着感谢,说着讚美,说着甜言蜜语,就这样她没了抵抗只是在我怀里温存着,说喜欢我聊天的幽默喜欢我的关心体贴等等。 后来我转了话题,我说我不该这样,作为一个已婚的人,不应该这样,只是我们是朋友,我们是知己,等等……言语中我就暗暗在灌输我们关係的定义,那就是不是恋人不是情人只是知己,算是在洗脑吧,说来卑鄙,我是怕将来上床以后甩不掉。 亲近的聊到11点,我说我要回去了,谢谢你,却不由分说,捧起她的脸,轻轻吻在她的额头,看没有抗拒,又是不及掩耳的亲在娇艳雨滴的唇上,她抗拒推我,只是力度并不坚决,隐约分把钟的时间,放下深吻的她,看着她整个人都快软了、眼里都快滴出水来的妩媚娇柔,心里真是快乐满足,嘴里却装着语无伦次的说,对不起。谢谢你,深吸一口气,彷彿是要平息情绪,然后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真的控制不住,对不起,我喜欢你。然后不等她说话,躲门而逃。 十分钟后到家,手机短信还是那句。我喜欢你……我克制不住……对不起。只是顺序不同,意思相信她会去揣摩的。没有她的回信……第二天,我没有发一个字,也没上网,到了晚上,我发了个信:「原谅我,好吗?我想你了,我想克制的,可是没有办法」。 回信:我没怪你……我也是……似乎不知所云,其实我知道她是说没责怪我的鲁莽,也在想我(ps:想想我的前期表现铺垫多重要啊,色狼也要分成急色的还是有情有理的色) 来到她的住处,敲门,门开,不语,一把搂在怀里温存,亲吻,隔衣爱抚虽有抵抗,(其实意乱情迷之下,人的抵抗又有多大呢?)伸进衣内5秒钟解掉胸衣的口子,握住椒乳的时候她彻底软了下来,虽有抗拒但是挡不我的坚决。不想她是如此敏感,激动之下我真是感歎自己拣到宝了,既然敏感那就好办,在我淫手由揉捏过渡到两指慢捻乳头的时候,她的手紧紧隔着衣服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几乎站不住,喘息着哼着:嗯……不要,不要。 我抽出手来搂着她的腰移到床边把她扑到床上,用头压着她的胸口,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从上而下解她的上衣纽扣,解开上两粒,我就一口含住乳头,这时我终于听到她啊的一声,整人绷紧了上身挺了起来,在我用舌头舔吸乳头的时候手抱的更紧了,手口漫游之下她终于经受不了慾望火焰的炙烤,整个人任我所为了…… 在脱去衣物赤裸相对的时候,我看见她通红的脸颊,闭着眼睛,小嘴微张的喘息着,一手刚刚可握的乳房上挺立着早已充血勃立的樱桃、平坦小腹下的小森林并不茂盛,只是倒三角的下方阴阜的贲起让我本来沸腾的血液像要燃烧起来。 没顾得仔细去看,整个人扑在她身上,不重的压着她,双手从她腋下穿过搂住她肩膀,顺着鼻子,嘴巴,亲到脖子,又发现脖子也是她的敏感点,没有再挑逗别的,只是在她耳旁边喘气边吻她的脖子,下面老二撩拨开了覆盖在她小腹下面高阜如馒头般的那一处萎靡的毛丛,像挖掘珍宝般挑弄着她丰厚的肉唇,她的眼睛在灯光下面因为激情而润湿,她的双腿在我的挑逗中蜷动张合,坚硬火热的老二她湿滑的阴部上下划动,密闭的小阴唇让我并不能很好的确定洞口的位置,每次似乎顶到洞口就滑开,于是哑着嗓子在她耳边说:「宝贝,帮帮我。」 她害羞紧张不干。无奈,我就一手握着老二,发力的上下划动,上至阴蒂下到会阴,不一会她就的喘息中就夹杂几声着制不住的呻吟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下面也湿得一塌糊涂,屁股扭动着在我顶到洞口的时候往上挺,无意识的渴望我的进入,嘴里边喘息边不满的哼道:「嗯……嗯……」 我说道:「那你握着它,让它进去」。 这时候她再也克制不住,小手伸下去,扶着老二抵在洞口,我轻轻一顶,她整个人又一紧绷,可我只是稍稍用力顶在洞口,进入点点就退了出来,她立刻放鬆下来,人也长呼了一口气,这时我又装着插入,她又是一紧张,来回几次,她终于忍受不住,呻吟道:「要,我要。」 我说:「偏不给。」底下老二还在洞口轻轻抽动着。 她说:「我给你撩死了。」 话音未落,我问道:「真的吗?」 乘她分心说话以为我不会进入的时候,我突然一下捅到底,她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一下就像八抓鱼一样紧紧的箍住了我。阴道也紧紧的束缚住我的老二,紧握的感觉让我立刻就有喷射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憋着不动,在她耳边喘道:「宝贝,你好紧。」 她这时候只有急急的大口喘息,什么都说不出了,双手紧紧我的握着我的胳膊,此时的表情,像哭,像生气,也像在撒娇。本来她的一双大大的眼睛,此刻细瞇着就剩下一条细缝,小巧笔挺的鼻子皱出了横直几条细纹,丰满圆润的嘴唇微启欲滴,不时地将舌尖探了出来。 老二在里面栖息了片刻缓缓抽出,说到:「宝贝我要开始了。」 就一下深到极限,再缓缓地向后抽出,又缓慢地插入,舒张有致紧缓错落,把她调弄不知所措,她的双手扳在我的臂膀上,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肌肉里,无力地摇憾着,一张粉脸由于急切而变得绯红,就像是落霞笼罩了一样,她把双腿紧缠在我的腰间,我的一双手掌抬着她的屁股,紧跟我抬起倾倒跌落,健硕的老二一下比一下有力,每次抽送都捎带出一些黏稠的淫液,把那声音也搞得唧唧唧的如鱼嚼水一样。我用两根手指掰弄开她的肉唇,让那根东西更加深入更加紧贴地纵送,龟稜一抽拨,她的肉唇跟着翻飞,我深深地抵进,肉唇也跟着紧缩,紧紧地夹着那东西的根部。 敏感的龟头能感受到里面熔岩般的炽热,阴道不时地痉挛抽搐,知道她就要到高潮了,双手紧卡着她那纤细的腰,眼觑着她胸前一抹奶酪般细嫩的胸脯更加大劲力更加快速地冲击起来,那根东西像强盗一样,在她濡湿的花蕊中肆意的冲撞,她这时受不了,终于她摇摆着脑袋,嘴里的呻吟一下比一下短促,高声地叫嚷着,引发了她身上阵阵哆嗦,里面阵阵痉挛的收缩让我的抽动感到涩滞,突然她整个身子悬挂了起来,紧紧地依附着我,好像就要嵌入到我的身体里面…… 等她稍微平息以后我又慢慢抽动起来,她喘息中呻吟不止,开始她能配合挺动屁股,又高潮一次后来,她力不从心的只是机械地不时吐出一声轻弱的哼哼,本来一张红霞缭绕的脸渐渐地发青发白,那双好看的眼睛翻着白眼眼珠呆滞着,手足无力搭拉着,我吓的不知所措,慌乱间那根东西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紧抵在她的里面,把手拍着她的脸颊。她娇弱无力的说:「傻了啊,快射出来。」 我的心一鬆,心里满足的要死,跟着开始快速地捅起来,突然间,只觉得龟头一阵滚烫,一股浓稠的液汁从她的深处如泉水一般冒涌而出,迅速地濡湿着我的龟头,我将老二死死顶插住,心神一驰精液泉喷一般猛烈飙射。她大张着嘴,好像要喊叫什么却突然停住了,手紧紧扣着我的臂膊,尖利的指甲深深地掐进我的肌肉里……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们才从梦境般的亢奋中恢复过来,她哑着嗓子说,我都要让你折腾死了,从来没这样过。我回道:「那是你敏感,还没半小时你就高潮3次」她害羞的打了我一下,却没什么气力,伸手又紧紧搂住我……(后来才知道她紧紧有过两次性爱,从她的生涩,我知道那是真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小姨母女淫水满天飞